1. <form id='NRBv2u'></form>
        <bdo id='NRBv2u'><sup id='NRBv2u'><div id='NRBv2u'><bdo id='NRBv2u'></bdo></div></sup></bdo>

          •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吧 >> 范文大全 >> 剧本大全 >> 正文

            【微电影剧本】最后的期盼

            时间:2018/12/5栏目:剧本大全

              【微电影剧本】最后的期盼

              原创: 河西文艺   刘鉴慧(甘肃金昌)

              一、微电影剧本《最后的期盼》故事梗概:

              留守在乡下老屋的孤寡老人吴老伯为了自己残弱的身体能够健康些,少给儿女增加负担,误信了同样是留守的孤寡老人杨大妈的话,每天只吃二两粮却坚持练功打坐,生病了也不吃药打针。

              吴正荣和乡下所有的中年人一样,带着老婆孩子进城租房,一边陪孩子读书,一边钓鱼打短工,奔波在乡村和城市之间。

              吴正荣读过初中,有一定见识,他不相信神徒会邪教,也不相信“三赎基督”鼓吹的只要祷告,有病不用治、有学不用上、有田不用种、米面越吃越多的歪理邪说,但他又无法劝阻父亲。内心干着急。

              吴老伯按照门徒会邪教人员的蛊惑,每天只吃二两粮,整天在家祷告,病势沉重,既不吃药,又不去医院治疗,而且还逼儿子帮他祷告治病。

              眼看吴老伯的病情被耽搁,生命危在旦夕。杨大妈又无端阻止吴正荣送爹进城治病。无奈,吴正荣匆匆赶往县城医院求助。恰遇郝大夫热心相助。二人一唱一和依计行事,智慧地战胜了吴老伯的心理防线,终于挽救了吴老伯的生命,也彻底改变了吴老伯的人生观和信仰观。

              春暖花开时,吴老伯游走在城市乡村现身说法,教育更多受蒙蔽的群众。

              看着身心健康的老父亲,吴正荣内心涌动着感恩情,要叩头感谢郝大夫救父之恩,郝大夫才说出自己做这一切的背景:村镇做了大量基础工作、县委防范办统筹安排,医院具体制定帮扶措施。

              编剧:刘鉴慧

              最后的期盼

              微

              电

              影

              二、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

              时间:二十一世纪初

              地点:我国北方某县

              三、主要人物表:

              吴老伯——男,留守乡下的孤寡老人,六十岁,身患胃病。为了自己的健康,误信了邪教有病不吃药不打针只祷告就能消除孽业的歪理邪说。

              吴正荣——男,吴老伯的儿子,三十七岁,初中毕业后务农,现在奔波在县城和乡村之间,钓鱼打短工,种地。有一定的头脑,孝顺,性格软弱。

              杨大妈——女,留守乡下的孤寡老人,六十多岁,引导吴老伯信教者,固执。

              郝大夫——女,县医院内科大夫,吴老伯的帮扶医生。三十八岁,漂亮知性,聪明机智,正直善良。是她救活了吴老汉。

              吴鹏程——男,初中生,县二中学生。吴老伯的孙子,吴正荣的儿子。

              四、微电影剧本

              1、农家小院 傍晚 内

              镜头一:隆冬腊月的西北风夹着刺骨的寒气从门缝钻进来,小小的土坯屋里,愈发昏暗阴冷了。七十岁的吴老伯虔诚地跪在十字旗下,一双粗糙的大手合十悬在胸前,嘴里不停地默念着什么,多皱的瘦脸上那双塌陷成枯井似的眼睛紧闭着。

              镜头二:吴正荣一脸愁苦的站在炕沿边,手里端着一碗面条。一会儿瞅瞅窗外昏暗的天,一会儿又瞅瞅屋内昏暗的灯泡,目光落在爹的脸上,嘴唇蠕动了又蠕动,低声苦劝。

              (镜头一和二叠化重复出现)

              2、农家小院 傍晚 内

              吴正荣:爹呀,您就听我一句劝,先把饭吃了,啊!

              吴老伯: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一天吃二两粮就够了。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吴正荣(焦急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您这样坚持祷告也有些日子了,我看这病不见好转却越发沉重了。我怕.....

              半晌,吴老伯微微睁开双眼,快速瞄了一眼儿子,又闭了眼,慢吞吞的,仿佛对自己,又仿佛对儿子说。

              吴老伯:再等等,一定会见效的。

              吴正荣:我看,还是去医院让大夫看看吧!

              吴老伯:神父说过,信徒要信奉“三赎”,信“三赎”就要祷告,只要祷告不用吃药打针病自然会好的。你让我到医院看病,这不是让我白修炼了吗?

              吴正荣听吴老伯还是坚持这一套,内心充满了绝望,声音里带着颤抖,几乎要哭了。

              吴正荣:可是......万一......

              吴老伯:你要是真怕出现‘万一’,那就赶紧来帮我祷告来,我给你说过多少回了,一定要相信神父!

              吴正荣撇了撇嘴,低声嘟哝道。

              吴正荣:我才不上当呢!隔壁的曹三一心练功祷告,结果米面没有增加,庄稼反倒撂荒了,媳妇跑了,娃也不念书了。

              吴老伯(涨红了脸):你?你.....

              吴正荣:我咋了么?谁知道您所谓的神父在哪儿?如果真有那么灵验,为啥还不来救您?

              吴老伯:神父一定会来的!

              吴正荣:您见过神父的面吗,咋就那么相信呢?您......

              吴老伯突然打断了吴正荣的话,提高声音喝问。

              吴老伯:神父是神!等我修炼到一定的高度,自然就能见到的。

              3、农家小院 清晨 内

              十字旗下,吴老伯还在跪着十字旗下祷告。吴正荣站在炕沿边,右手端着一碗开水,左手捏着几粒药片。

              吴正荣:爹,您先把郝大夫上次开的药喝了吧?

              (闪回)

              郝大夫:想办法让你爹把药吃了。我们当大夫的,治得了病,不一定救得了命。救命还得靠他自己!

              吴正荣:郝大夫,我爹这病严重吗?

              郝大夫:我估计多半是饿出来的胃溃疡。

              (闪回毕)

              吴老伯:谁让他开药来着?我说不吃药就是不吃药,拿走!

              吴正荣:人吃五谷生百病,生病了就该吃药呀!

              吴老伯:我让你请的杨大妈呢?

              吴正荣瞄了一眼固执的父亲,极不情愿的回答道。

              吴正荣:她,她还没来。倒是郝大夫打了个电话,问您的病情呢!

              听到杨大妈还没有来,吴老伯很有些不悦地质问吴正荣。

              吴老伯:我不要郝大夫,我要你打电话催一下杨大妈!

              吴正荣:催了好几遍了。她说这几天太冷了,她那咳嗽的老毛病又犯了。她在家为您诵经祈祷也是一样的。

              吴老伯突然睁开眼,枯井似的目光里射出一道利刃刺向吴正荣,仿佛刺向生命的希望一样。

              吴老伯:你没告诉她,我想见她,想借她的神力帮助我快些康复吗?你杨大妈修炼的可比我虔诚多了。

              吴正荣(嗫嚅着):我就这么说来着。杨大妈说等天气热和一点,就来。

              吴老伯(低声喃喃):这个杨大妈,平日里说得多好听呀?关键时刻咋就不顶用哩!

              吴正荣:可不是嘛!

              4、农家小院 傍晚 内

              十字旗下,吴老伯东倒西歪地跪着祷告。吴正荣站在炕沿边,右手端着一碗开水,左手捏着几粒药片。

              吴正荣:爹,郝大夫又打电话问您的病情呢!我求您吃药吧?

              吴老伯:做孽呀!我说不吃药就是不吃药,快拿走!

              吴正荣:得了病吃药,这是常理啊,是科学啊!您咋就...咋就这么固执呢?

              吴老汉:那是你们常人。我们信徒和你们不一样。

              吴正荣:有啥不一样的,不都是个肉身子嘛!

              吴老伯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焦急的催促儿子。

              吴老伯:如果你不帮我祷告治病,那就给我滚到城里钓你的鱼挣你的钱去。

              吴正荣:这大冬天的,我到哪里钓鱼挣钱去呀?

              吴老伯:那就把我宝贝孙娃儿接来帮我祷告疗病。

              吴正荣:娃娃要期末考试哩,祷什么告嘛?

              吴老伯:只要我孙娃儿帮我祷告,我的病就会好的。

              吴正荣:娃娃又不是大夫。您的病在身体里,得大夫看!

              吴老伯:你个臭小子,不帮我祷告治病,尽在这儿说风凉话妨碍我。滚,快滚!

              吴正荣:可,可您一个人在家,我咋能放心呢?

              吴老伯:真不放心,就赶紧过来帮我祷告治病。

              5、农家小院 清晨 内 外

              吴老伯一直在坚持跪着祷告,虔诚地祈求神来救他。

              吴老伯:正荣,你看神灵正在“天国”,用《复活之道》为我打开“宝库”呢!只要我虔诚,我的病立马会好的,到时候“想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来帮我祷告、唱“灵歌来。

              ”吴正荣:爹,您不会是病糊涂了吧?说啥呢?

              吴老伯:不要说话!你听:神说让我“禁食三十二天”,有“耶稣的法力”保护,我的病很快就好了。

              吴正荣:爹爹呀,儿子给您跪下了,您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扑腾”,吴正荣真的双膝跪在青灰色的地砖上,两行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吴老伯:闭嘴!再不滚蛋,小心我揍你.....

              好半晌,吴正荣突然想起了郝大夫说过的话。他抹了把泪,对着炕上十字旗下的老父叩了三个响头,默默地站起来,出门到上房推出摩托车,发动,驶向县城。

              6、农家小院 中午 内

              吴老伯的腹部更加疼痛,伴着胀气感,非常难受。他已经不能跪着祷告了。他躺在炕上,嘴里默默地念叨着什么,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7、县医院 日 内

              镜头一:吴正荣急匆匆穿过门诊大厅,拐进走廊,在拐角处的诊治室找到郝大夫,大概说了父亲的病情。

              镜头二:郝大夫皱了皱眉头,拨通了县委防范办的电话,说了些什么,然后,低头对着电脑开了处方。郝大夫又附在吴正荣耳边如此这般一番低语。

              镜头三:吴正荣排队划价、抓药。

              8、农家小院 夜 内

              镜头一:半夜,吴老伯终于撑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又一口,再一口,喷了一大滩,鲜血喷溅在泥地上,由热变凉,由凉变冷,一部分渗入青灰色的地砖缝隙里,渗了一寸多厚;另一部分凝结成紫褐色的血块,浮在砖地上。

              镜头二:吐血后,吴老伯昏迷了,昏迷的吴老伯掉下炕来,头部枕在鲜血里,身体在冰冷的泥地上卧着,卧着......

              镜头三:窗外,夜黑如墨,西北风呼啸着,呼啸着......

              9、乡间小路上 日 内

              镜头一:吴正荣顶着迎面扑来的西北风,吃力的骑着摩托车,车后座上捎着自己在县城读初中的儿子,急匆匆地赶路回家。

              10、农家小院 日 内

              镜头一:吴正荣看到父亲倒卧在血泊中。他又惊又吓又急,霎时脸色如一张白纸,和他父亲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一样苍白。他惊诧地“啊”了一声,慌忙扔了手里的中药包,拦腰抱起父亲,平放在炕上,伸手一摸鼻子,只有一丝儿呼出的气息,很微弱,很微弱,却极少有吸入的气息。

              镜头二:吴正荣咧了咧嘴,胸部急剧地起伏着,真想放声大哭一场。突然,他又忍住了,因为他瞥见自己的儿子扑过来俯在爷爷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吴正荣:鹏娃不哭,我们赶紧送爷爷到县医院去。爷爷的病是能治好的,他之所以晕倒吐血,主要是这些日子祈祷练功每天只吃二两粮造成的。不要说爷爷这岁数,就是你爹我这身板,也经不起这么个折腾法!

              吴鹏程听他爹爹这么一说,抹了一把泪,从炕沿底下寻找爷爷的鞋子,帮他穿上。

              11、农家小院 日 外 内

              镜头一:吴正荣强忍住内心的悲痛,用袖头子抹了一把汪在眼里、挡住视线的泪水,转身急匆匆去发动停靠在院子东南角的四轮拖拉机。

              镜头二:冬日的拖拉机是不好发动的,吴正荣点燃劈柴快速烧了一壶热开水浇在机头上,用一根“Z”形摇把使劲摇了多次,终于发动了拖拉机,机头响起一阵“嘟嘟嘟”声,一股浓烟从车头冒出。

              镜头三:吴正荣从炕上撤下一条白毛毡铺在车厢里,又从炕头拽了一个荞麦皮枕头、一床新被子,铺好,折身进屋抱起父亲平放在车厢。

              12、农家小院 日 外

              镜头一:突然,从院外传来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一个白发老婆婆闯入庄门,猛扑过来,张开双臂,老鹰似的站在拖拉机前,硬是拦住了吴正荣,还伸手熄灭了火。

              白发老婆婆:正荣,你爹不能去医院,神父说过,我们修炼之人,千万不能去医院看病,更不能打针吃药。生病了,就是在消孽力。你爹活了这么大岁数,造了很多孽力。这几年,他坚持祷告,已经把孽力消除得差不多了。你这送他去趟医院,是要冒犯神灵的!听话,把你爹抱在炕上好好歇着。等他醒来,就啥事也没有了。

              吴正荣一看那白发婆婆正是爹爹心心念念邀请的杨大妈。

              吴正荣(画外音):如果不是她拉拢蛊惑,爹爹咋会信这邪门歪道的门徒会,整天神神叨叨的宣扬那些生病不用治、孩子不用上学、农民不用种地、只要信教米面越吃越多的歪理邪说,爹原本是多么勤快多么开朗啊!(画外音毕)

              一想到这些,吴正荣就来气,就有些急,梗着脖子争辩道。

              吴正荣:杨大妈,您看我爹都吐血了,吐了那么多血。再不去医院就会出人命的。出了人命,您担得起吗?

              杨大妈瘦弱的皱脸上绽放出开心的笑容,满头白发在冬日惨淡的阳光下愈发惨白如雪。她“咳咳咳”发出一串剧烈的咳嗽声后,那双枯井似的、浑浊的老眼里溢出两朵星火,星火里满是惊喜的亮光。

              杨大妈:吐血?好啊,他这一吐就把那些孽力全给吐掉了。这都是神父为他治病的结果,好事,好事啊!

              吴正荣更急了,脱口质问杨大妈。

              吴正荣:杨大妈,您见过那位神父吗?

              不知是由于咳嗽还是吴正荣的问话,王大妈的脸刹时涨得通红,刚才那星火似的目光顿时变得灰暗无比了。

              杨大妈:神父是神,我的法力还达不到那种境界,怎么能随随便便见得着呢?唉!

              吴正荣:那您凭啥子相信他?又凭啥说他为我爹治病了?

              杨大妈又咳嗽了好一阵子,说。

              杨大妈:神父是“神所设立的基督”,是“神的儿子”,他有无数个金身,信徒看不见他,他却时时在保护着信徒呢。

              吴正荣:那您咋能确定是神父在为我爹治病的?

              杨大妈脸上洋溢着几分兴奋,亦有些羞涩,更多的是掩饰不住的自豪。

              杨大妈(得意的):我祷告时,神灵告诉我的。

              吴正荣脱口顶了一句。

              吴正荣:咋告诉的?这不是胡扯么!

              杨大妈:意念,神父是通过意念为你爹治病的。我看到了,你爹也看到了。杨大妈说完,又咳嗽起来了。

              吴正荣(有些哭笑不得了):我的杨大妈啊,您的神父他真正的肉身在哪儿呢?

              杨大妈脸上露出一些骄傲。

              杨大妈:我神父在国外呢。

              吴正荣:啥?他不是神吗?咋躲在国外啊?

              杨大妈探了探头,极力把嘴凑向吴正荣耳边,用手捂了嘴巴悄声说。

              杨大妈:我神父是“真龙天子”,要带领我们建立“基督天国”呢!老吴的病重是他交“慈惠钱”、“慈惠粮”时心不诚,是他没有好好学《圣灵与奉差》、《复活之道》,只要他按神父的“七步灵程”信“三赎基督”,你们一家好好祷告、“传福音”,他的病很快就好了,你也不用去打工了,每天只吃二两粮,你家的粮食会越来越多,孙子也不用去上学了,不学自会,将来也能考上个好大学的!

              吴正荣:真是荒唐至极!你给我滚出去。

              吴鹏程(OS叠化):怪不得爷爷常对我说只要信了“三赎基督”,每天坚持唱《灵歌百篇》、祷告,任何知识都能不学自通的,原来有杨奶奶管着呢!好滑稽的理论!

              13、农家小院 日 内

              吴正荣掀开工具箱找到Z形摇把,弯腰插入启动口,准备再次发动拖拉机进城。

              就在这时,车厢里传来一个微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是爹的声音,他被拖拉机的“嘟嘟嘟”声和争执声吵醒了。

              吴老伯:不去,你,你...你咋能违背...神呢?

              王大妈扑过去就要拉吴老伯起来。吴老汉哪有力气坐起来呀!

              吴正荣的眼里渗着泪,大颗大颗的泪,一滴,又一滴,重重地砸下来,砸在他的心上,揪着疼呢。

              吴正荣(拖着哭腔):爹,您就去一趟医院吧?郝大夫说了,您这病是常规胃病。手术后,很快就会好的!我求您了!

              吴老伯(虚弱的):不去,不能去......

              杨大妈:孝顺孝顺,顺,才是最好的孝啊!

              吴正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违心地抱起爹,抱进屋,放在炕上,躺下,盖上一床被子。

              镜头一:杨大妈跪在地上唱灵歌祷告。

              镜头二:吴老伯让吴正荣找来《闪光的灵程》,念给他听。

              吴正荣恨恨地把书扔在了地上。

              (镜头一和二叠化重复出现)

              14、农家小院 日 外

              吴正荣蹲在屋外抹眼泪。

              吴鹏程从屋里偷偷溜出来。吴鹏程看到爸爸的样子,走过来。

              吴鹏程:爸,您在这哭有什么用啊?您不是说医院的那位郝大夫有交代吗?赶紧给他打个电话求助吧!

              吴正荣:我怕你爷爷生气。

              吴鹏程:爸,您可真不了解我爷爷。他说过,他可想活到我考上大学呢。快打电话吧!

              墙角,吴正荣抹了把泪,悄悄打通了郝大夫的电话。

              吴正荣:郝大夫,又是三天过去了,我爹越发虚弱了,手指冰凉,气息微弱,很少睁眼了。求您快想办法救救他吧。啊?只要您能救活他,我给您当牛作马都行。

              郝大夫(画外音):好好照顾你爹,我马上赶到!

              15、农家小院 日 内

              郝大夫带着护士和救护车从县城匆匆赶来。

              身穿白大褂的郝大夫为吴老伯细细把了脉,又伸手翻了翻他的眼皮。抬头朝吴正荣使了个眼色。

              郝大夫:区区一个胃溃疡,现代医学上说,根本不是什么大病。楞是给耽搁了。

              吴正荣委曲地望了望炕上的爹,又望了望一旁的杨大妈,急得快要哭了。

              吴正荣:他不去医院呀!我有啥办法哩?

              郝大夫:老人是怕花钱,难道你这当儿子的也怕花钱吗?看看,生生地给耽搁了。

              吴正荣委曲得要哭了,声音嘶哑着颤声问道。

              吴正荣:郝大夫,现在咋办呢?

              郝大夫:如果早几天送医院做手术,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现在这样耽搁,恐怕华佗转世也是白搭。懂吗?

              吴正荣:啊?郝大夫,求您救救我爹吧,他这辈子太不容易了。

              躺在炕上的吴老伯听到郝大夫的话,多皱的眼里涌出两滴浊泪,嘴唇嚅动了一下,用他全部的力气,用他苍白无力的手指拽紧了大夫的衣角,仿佛是拽住了生命的稻草。

              吴老伯:大夫。我知道我的阳寿未尽,师傅也说过,他会保佑我们平安的,练功之人是不会死的。

              吴正荣(惊喜交集地呼了一声):爹.....

              风呼啸着掠过屋顶,灌满狭小的屋子,吴老汉躺在炕上,眼角渗出两颗浑浊的老泪,固执地一直滑下来,滑过皱巴巴的脸颊,滑入颈项里气息微弱的吐出最后一句话。

              吴老伯:师傅骗了我。早知...如此,我就...就....

              话没说完,头一偏,晕了过去。

              郝大夫对吴正荣使了个眼色,吴正荣会意,把吴老汉抱上救护车,护士为吴老伯扎针输液。

              16、医院病房 日 内

              吴老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手上扎着针,头顶上悬挂着输液瓶,吴正荣坐在一旁,神情极其疲倦。

              郝大夫察看了一下吴老汉的病历记录,轻轻的说了一句。

              郝大夫:术手恢复正常!嗨,总算度过了危险期!我这颗悬着的心也可以落地喽!

              吴正荣感激地点点头。

              17、医院病房 日 内

              吴老伯慢慢地睁开眼,眼前由模糊变得渐渐清晰起来,他努力回忆着什么,轻轻的问。

              吴老伯:我,我这是在哪儿啊?我死了吗?

              吴正荣:爹,这是医院,您还活着。郝大夫为您做了胃切除手术。

              吴老伯:郝大夫救了我?哦......

              郝大夫:吴大爷,您感觉怎么样?

              吴老伯:我,我......

              两行热泪从吴老伯脸颊淌下来,他激动的紧紧拽住了郝大夫的衣袖。

              杨大妈颤巍巍的走进病房,怯怯的看着郝大夫。

              杨大妈:郝大夫,我这一直咳嗽的,有啥好法子吗?

              郝大夫微笑着:大妈,让我看看。

              18、农家小院里 日 内

              吴老伯激动地讲述着他的故事,周围,是本村留守的老人,有老头,也有老太太。有的坐在小凳子上,有的站着。不远处的墙角,杨大妈拄着拐杖站着,目光盯着吴老伯。

              19、县城广场 日 内

              春日的阳光暖暖的,春风轻轻吹拂着脸颊。在“拒绝邪教,阳光生活”标志下,县委防范办正在举办反邪教集中宣传日活动,吴老伯站在台上激动地讲述着自己的亲身经历。

              台下,坐着一大群人,有郝大夫,吴正荣,鹏程和他的同学们,还有许多群众。他们默默地听着。

              突然,有个老太太放声痛哭起来。众人回头一看,是杨大妈。

              杨大妈:吴老伯啊,你说得我心酸着。都是我不好,错信了“三赎基督”邪教的鬼话,把你引到这条路上,一天只吃二两粮,生病了不上医院不吃药不打针,害得你差一点点儿丢了老命。你骂我吧?

              吴老伯(笑着):我骂你有啥用啊?咱们都是留守在村子里的苦命人,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健康才上了邪教的当。也好,坏事变好事,通过这次生病,让我们认清了邪教的本来面目,以后,我们要相信科学,有病就治,好好享受晚年的幸福生活。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台下,县电视台记者的摄像机镜头对准台上.....

              20、县城广场 日 内

              吴正荣激动的拉起郝大夫的手,悄悄走出人群,诚恳地对郝大夫说。

              吴正荣:郝大夫,我说话算数,我愿意当牛做马报答您的救父之恩!

              郝大夫: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没什么好谢的。

              吴正荣:那,您咋知道我爹的病情?您给他开了啥药那么灵?这才多长时间就全好了!

              郝大夫:行业秘密,不能告诉你!

              指了指不远处县电视台的工作人员。

              吴正荣:您真是神医呀!我真想对着那个镜头给你叩上三个头,让全县的人都知道您!

              郝大夫:别,你可千万别寒碜我。如果你真想说感谢的话,你还是去感谢县委防范办吧。

              吴正荣:县委防范办咋知道我们的情况?

              郝大夫:听县委防范办的钟书记讲,是你们村委会上报了镇政府,镇政府又上报县委防范办。

              吴正荣:哦,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哩!

              郝大夫:是啊!正是镇、村两级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县委防范办才能准确及时地把你爹和其他误信邪教的群众的详细资料全部传给医院,再三嘱咐医院一定要想办法及时救治和引导。我们医院党委又建立了一对一帮扶档案,你爹正好是我的帮扶对象。就这么简单。OK!

              郝大夫有些忘情地甩了个响指。

              吴正荣吃惊又激动的攥紧了郝大夫的手,感激又故作嗔怪的呶了呶嘴。

              吴正荣:呶!原来是县委防范办早有安排啊!怪不得您那么积极的,又是救护车、又是开背方子的。我爹,我爹真是太幸运了!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郝大夫。当然,我也要好好谢谢县委防范办!

              郝大夫:那还犹豫什么?赶紧去吧!

              吴正荣:我,我哪有那个胆啊!

              郝大夫:生命是唯一的,生命属于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想想你爹的生命就有胆了。

              吴正荣犹豫了一下,有些害羞,也有些胆怯,还是勇敢地走向县电视台的记者......

              ----- 全剧终

              《最后的期盼》微电影剧本由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政法委杜玉萍原副书记)策划

              编剧简介:刘建慧(刘鉴慧) ,女,笔名,柳荫,网名,慧惠,甘肃永昌人,中国延安文艺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协会员,《河西文艺》主编。多年来,喜欢文学,坚持写作,在《飞天》《西部.法制文学》《检察文学》《文存阅刊》《北方作家》《作家天地》《西凉文学》《西部人文学》《映山红》《生态西部》《西风》《黄土地》《美塑》《岷州文学》《焉支山》《凉州文艺》《骊靬》《当代金昌》《漫话永昌》《金昌日报》《甘肃农民报》《甘肃工人报》《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00多篇,50多万字。另外,在多个微信公众平台发表各类文章若干篇,50多万字。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