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NRBv2u'></form>
        <bdo id='NRBv2u'><sup id='NRBv2u'><div id='NRBv2u'><bdo id='NRBv2u'></bdo></div></sup></bdo>

          •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吧 >> 心得体会 >> 感想随笔 >> 正文

            优秀教师随笔3篇

            时间:2018/12/7栏目:感想随笔

              【教师随笔】栉风沐雨 砥砺前行

              仙槎桥初级中学 王田娥

              我很荣幸通过了邵阳市区的遴选,成为湖南省乡村优秀青年教师高端研修班的学员。该培训跨时两年,每学期集中培训10至15天。本人从教18年,第一次参加如此高大上的培训,也十分珍惜这难能可贵的机会。2018年11月17日,来自全省14个市州的50名学员在湖南师范大学这所书香学园齐聚一堂。在这里,一场知识与精神的盛宴拉开了序幕;在这里,我有机会走近名校,感受名师;在这里,我真正明白了:学习,永远在路上!

              作为教师,我坚信:只要播种希望,定能收获快乐。雅斯贝尔斯说过,教育的本质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的确,学生在你心中有多重,你在学生心中就有多重;学生在你心中有多美,你在学生心中就有多美!专家指出,教师的成长有四个阶段:初涉课堂,如履薄冰——站上讲台;驾驭课堂,中规中矩——站稳讲台;驯服课堂,驾轻就熟——站好讲台;驰骋课堂,信马由缰——站化讲台。站化讲台是一个教师成长的最高境界,也是我一生的追求!

              历经十多年一线班主任烦劳工作的磨砺,历经教育教学中的坎坷、失败与成功,经由无数次自我反思与觉悟之后,我开始抛开浮躁与抱怨,开始避开荣誉与赞美,静心审思教育的本源,重新定位班主任的角色:引导孩子心灵转向,转向爱、美、智慧。努力做到:多陪多守,少骂少吼;严爱兼施,双管齐下;尽其当然,顺其自然;彼此走心,相伴成长。无论成绩好坏,其实每个孩子都是种子,只是每个人的花期不同。有的花,一开始就灿烂绽放,有的花,需要漫长的等待。作为班主任,唯有相信孩子,静待花开!

              湖南师大为期十天的第一阶段的培训已圆满结束,感谢“优青班”给我再次成长的机会,我不仅收获了一顿丰盛的知识大餐,更享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思想在头脑中,工作在我手中,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在今后的教学路上,我将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作者简介

              王田娥,中学一级教师,2000年参加工作,一直担任中学数学教学和班主任工作。数次获县“嘉奖”,一次荣立县三等功。2015年被评为邵东县“优秀班主任”,2017年被评为县“中学数学骨干教师”,2018年被评为邵东县“优秀教师”。教育感言:教育是一方期望的田野,只要耕耘不辍,就会有:春之繁华,秋之收获!

              【教师随笔】一个试读的孩子

              原创: 姜晓娟

              呈呈已来一周。初次见呈,他抱着妈妈。因没见过他,我们彼此很是生疏,试探性地和他说话,他往妈妈身后躲。爸爸也来了,看起来比妈妈年轻,不时拿出手机,应该是想赶着上班去,但看不出来焦躁。

              呈呈一会往沙池跑,一会又来抱妈妈,这么来回着就是不肯进教室,同学们都欢迎他的加入,他不回应,有些羞涩的跑开了。

              竖笛声响,孩子们陆续整队和老师打招呼。呈呈在沙池里玩攀爬架,我走过去,这时一位同学也过来友善的告诉他:笛声响,我们要进教室上课了。他没回应。我接着说:“呈呈,看,同学们都很喜欢你,来加入我们吧,我们去教室里面玩游戏”。爸爸也在,便带着他一同来到教室外,我提醒他换好鞋,拿好书包,牵过他的手进到教室,把门轻轻关上,并示意父母离开。

              晨圈活动中,石英老师让所有孩子正式欢迎呈呈的到来,他很开心,整个活动中他没有参与,只在观望,老师叫他,听不到老师的指令,叫他看老师演示,他会看别人,偶尔会动动手、抬抬脚、但手脚同时进行很困难。其中有个环节,尝试性的让他做,他做起来也很困难,最后只能带着他在外围观察。这一天我问他什么,他基本上只是微笑状,也不太看我,也不作答。

              往后的几天,慢慢地,见到我会与我打招呼,叫我老师,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里。他很少看老师的眼睛说话,也不叫同学的名字,做晨圈时依然是偶尔抬抬脚、动动手,难以手脚协调的工作。和同学互动,会故意做动作引同学打他,但不故意打人,他会做动作或故意做动物的吼叫,以引起同学对他的注意。非常想要出去玩,某天他没上课在外面沙池玩了整整一下午,玩的时候非常专注安静。

              周五的户外,他和同学的互动很多,方式是让别人打他推他,他会或匍匐或滚在地上,但面部表情一直很开心。妈妈来接他,说要回家,我鼓励妈妈带他周末来玩,可以好好利用这两天让他玩过瘾。周六看到他,他正荡秋千,妈妈告诉我,叫他来小集市买东西吃,他说不需要,他只需要——玩。

              周一的早晨,远远的看见呈呈从校门口进来,我和他大声打招呼,他远远的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没做回应。

              上课时间到,他抗拒着不想进教室说要在外面玩耍,我允许他玩十分钟,并告诉他,十分钟后来叫他时需和我一起进教室,他答应了。十分钟后,我来叫他,他顺从的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进到教室。

              晨圈活动中我惊喜的发现,他的手开始能够尝试做一点有节奏的韵律工作了。下午的厨艺课,也做了些好吃的,虽中途有跑出来,但吃到自己做的食物时很开心。下午同学们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他跑开了,妈妈来接她,看到他在玩耍,有些责怪。

              周二。远远的在校门口就不想进来,想要妈妈陪他一起在外面玩耍。我走过去,他赶紧躲在妈妈的身后,不让我去牵他。我心想:那就让他在外面玩吧,我也就此机会和幼儿园的几位主班沟通一下,让她们留心观察观察一下这个孩子,看是否适合在幼儿园。于是我告诉呈呈:呈呈,现在我们要开始工作了,你带我去玩吧。见我去拉他的手,他不乐意的躺在地上开始嚎叫起来,我半抱起他,并示意妈妈离开。我说:来,老师刚才看到你在玩木桩,我不会玩,你教教我吧。 他停下来看了看我,没再坚持身体开始柔软下来,任我牵着他来到木桩处。

              上午的户外,和幼儿园的孩子玩的很开心, 互动依然是让别人打他或推他,偶尔也会捡起石子挑衅他人以引起别人的注意。经过幼儿部几位老师的观察,她们都表示呈呈还需要大量的玩耍而且还需有人带动他玩耍。

              幼儿园的孩子都进到教室,他一个人呆在沙池,我在手工间远远的看着他。他一个人端着一个装满沙子的面盆把它抬到了小木屋。我赶紧走过去并告诉他,如果要玩沙的话,请在沙池里面玩。我执意要他把沙盆端下来,他不让。我想了想又告诉他:如选择在小木屋玩,不可以把沙子掉出去,他答应了。我走开,没过一会儿,他就把沙子洒在了木屋的里里外外。我要求他自己清扫干净并把面盆放好。再之后,他一人在沙池玩,不慎在玩水时脚没踩稳掉进了水里,我给他更换好衣服。午饭时间到,他洗好手回到了教室。

              接下来的两天,孩子与我的链接越来越深,他会时不时的走过来靠近我,微笑着递给我一片树叶或是轻轻的拉我一下或是靠在我身边,偶尔和我会说几句话,但不知是不是忘了还是不知道我叫什么,依然不会叫我的名字。

              两周的试读马上就要结束了,妈妈多次询问,想知道最终结果如何,听得出来她也做好了几种准备,虽然心有不甘也有不舍。

              周六妈妈给我来电话,说呈呈这两周也有了一些喜人的变化,比如睡觉,以前总会动来动去,现在睡得很安稳,会一觉睡到天亮。手部的灵活度也有了一些长进,并且说到呈呈因不能来这里上学,她还为此哭泣,也很感谢我们的工作!

              我唯有祝福,祝福他定能找到彼此都适合的学校

              作者 | 姜晓娟

              深圳山之雨手工老师。接触华德福八年之久。喜欢尝试各种实用艺术手工制作且不断探索,对本土手工情有独钟,擅长根据不同孩子的特点因材施教去抵达孩子的内心,并用爱和温暖陪伴他们的成长,至今已有小学1--6年级五年的手工教学实践经验,在此期间深受家长、孩子的信任和喜爱。

              【教师随笔】袁璟:一场游戏

              原创: 袁璟

              这段时间在讲除法,除法有平均的意思,也有包含的意思,所以一般我们会不断多次地均分,然后最终得出每组各可以分得几个? 这是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部分。

              前天晨圈的时候,我数了一下人,感谢,二年级后班里人甚少生病,所以基本日日全勤,我的课程得以按计划推进,而且人多可以玩各种游戏,还能把游戏玩出新意。

              我安放了五把椅子,说这是五个洞,兔子们在狐狸追来的时候要钻洞,要求每个洞里的兔子都得一样,我话音刚落,金羽同学立刻大喊五个五个,每个洞要钻5个。懒得自己算的娃们立刻跟着金羽,我把他们都轰出了教室,他们摩拳擦掌等我说开始,一窝蜂涌进来,狼奔豕突的,像一群无头的苍蝇一样,乱成一团,有的挤了七八个,被轰得晕头转向,有的洞里只有两三个,同时又奔进四五个,发现不对又一窝蜂跑向别处,在吵到头晕得状态下,清醒得急得不行,乌拉乌拉喊,晕头的被呼来喝去,窜来窜去,场面混乱到逼人自残。

              终于各自找到了合适的洞。消停了,望着我。我原来的理想是他们运用之前讲过的一个几个地有秩序有节奏地寻找占洞。结果在速度与抢洞的刺激下,脑袋都交给了脚,只管带着自己乱窜。场面刺激下,我脑洞突然大开。于是原来只准备玩五分钟的游戏被演绎成一部大片,时长50分钟。

              我问,为啥这么混乱?

              娃们开始互相指责,太多人跑一个洞了,他非推我去别的地方,我都到了,他又跑过来,结果又多了。

              我再问,不是说好每个洞五个吗?为啥没做到?

              清醒的娃有几个,说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该跑向哪,也不知道哪个洞多了少了,结果就乱了。

              我说,那怎么办?

              回答的依然是那几个,偶尔听到其他一些同学的声音,也是时而跟着喊,时而私下聊,结论是要五个五个地跑进来。

              于是我说重来,又轰出去。

              我问可以开始了吗?他们都自信满满说开始。

              于是第二轮乌泱乌泱的,我开始计时,结果在一片混乱,到处喊声不断地状态下35秒就位。

              娃们躺倒了地上,禹涵和金羽觉得委屈死了,明明都说好了,还是乱做一堆。

              我问,为什么?

              七嘴八舌比声高的状态下,我还是听到了金羽的分析,因为没有固定好哪五个,再次达成共识后,孩儿们又出去了。

              再一次开始,36秒,娃们崩溃了。

              我们开始坐下来讨论原因,总结了几点,一是有些人不听他们的,没有找出固定的五个,有的固定了五个,又临时跑到别人那里了,还有就是一堆人还是挤到一个洞里,还有就是同时跑乱套了。

              商议的解决方案是,五个人拉手站一排,停一秒跑进去一排,我把他们赶出教室,让他们在外面讨论好具体实施方案,我听到禹涵和金羽不停地在嘈杂嗡嗡的混乱中竭力解释安排,他俩开始一直是冲着我讲,我说找对你们要工作的对象,需要了解的不是我,而是他们。于是他们一排一排去讲。我依然看到一些人自顾自聊天,一些人嗓门比他俩还还大地说着自己的想法,一些人漠然地看着大伙不知在想什么。还有几个也跟着他们到处游说。

              再一次开始。

              17秒。场面依然有些混乱,因为还是有两组五个人奔向一个洞。经过再次协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最终11秒搞定。

              我改变了条件,现在是一个一个去认洞,不能五个人拉手。

              于是新的混乱场面产生,38秒就位,气喘吁吁的娃们情绪开始变得复杂。

              所有的人都坐下来想该怎么办?他们仍旧七嘴八舌。我在旁边观察:几十个孩子,明显呈现出几种状态:有全情投入,思维敏捷,视承担责任为己任的,他们全程都在思考想办法张罗,情绪也随着事态的发展高低起伏,这个时候他们仍在试图让大家明白他们的设想计划,情绪有些愤怒;有全情投入,能够迅速理解和找到解决方案,或者能迅速领悟其他人的战略方针,但并不急于表达,会快速站队,快速跟随的一群人,他们这个时候表现了委屈和郁闷的状态;有全情投入,一直哇啦哇啦表达各种解决方案,但听得人不多,自己似乎也不太有自信,然后迅速放弃自己的,从众跟随的,他们心态很好,跟着愉快地玩耍;有一直不听别人在讲什么,自己只管讲个痛快,讲了什么,自己也不甚了解,过口不过心的,(www.keralacam.com)行为上也较不跟随,出现问题后,立刻指责他人的,他们也很愤怒,但目光游离;有沉默不语,但一直默默关注,寻找自己信赖的对象,目光追随,迅速靠拢的,他们的情绪也比较平稳;还有全程都不参与讨论,不动脑,只兴奋地参与游戏,跟在后面瞎跑,被别人呼来喝去,毫无不喜,逆来顺受的;有别人热烈讨论,他也热烈说话,但讨论内容与游戏和思考毫不相干,只跟在别人后面瞎跑,也跟着别人瞎起哄,但问他们的意见,一问三不知的。

              他们争先恐后举手,分析失败的原因。后来我问,有什么解决办法?禹涵举手,条理清晰、逻辑清晰、口齿清晰地表达了他们几个一直在张罗策划的办法,认为失败的原因是谁都听不到谁说话,只想自己说话。于是我问大家,可以安静下来听听别人的想法吗?老师的话,自然无不从,于是禹涵又再次描述了他们几个的想法,这时候他的嗓子已经有点沙哑了,说话的时候都有哽咽的余音。方法还是五个人一组,不拉手,然后五个人安排好顺序,谁跑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一组跑完再进一组。我问,都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同意吗?同意,那么接下来准备做什么?有说接下来按照禹涵计划开始 有说一组一组跑的。

              我问,有没有人知道禹涵的计划如何执行?现在要做什么?还是各有说法,但均是开始以后的动作描述?我问,既然是选择第一个人跑哪?那么需不需要在自己组里确定哪个是第一个第二个?有的组说已经分好了。我发现了一个明显的特点,这个年龄的孩子更擅长做,不太擅长语言表达行为模式,也不太容易抓住语言表达的重点,但他们善于抓住动作行为的关键,尚未完全发展出提炼归纳和总结的能力,这也是为啥应用题老是抓不到要的点的原因吧。于是我帮了他们一把,推了一下。

              开始后,第一组的五位同学涌向一个洞,其中有一两个曾经犹豫和试图想跑到别出去,但最后还是放弃了,结果是后面进来的组立刻乱套了,他们发现本该自己跑去的洞已经满了,自己不知道该跑向哪里了,一顿乱叫乱跑,42秒归位。

              再一次讨论时,答案还是五花八门,但终于也有同学指出,是第一组先破坏了计划,让后面的人乱套了。

              于是我采访第一组的五位。

              你们有听到禹涵的计划吗?答曰听到,同意他的计划吗?答曰同意,你们分人了吗?答曰没,为啥不分?恬乐说她跟几个说分人,可是没人听她的,宇扬一直在说一组一组跑的事,其他人既不吭气也无行为上的支持,都原地不动,很像算盘上的珠子,等着别人来拨动:一个想动,但是又很胆怯,他一直在想跟着别人动,别人不动,他也不知道动不动。还有一个说别的组人一直喊他,结果他绕了一圈,不知道该去哪了?我问他,你最初知道该去哪吗?他说有点不知道?我问:那你为啥不问?他说没想到问别人,只想自己瞎碰碰。(既不太想听别人的指挥,又不想在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短板--观察人语)恬乐不停发言,反复表达没人听她的,说着说着,眼泪汩汩流下,本组的人都漠然地看着他,没有表示,没有反应,其他组的组员立刻跑出去找纸巾,纷纷开始为她帮腔向我求救,我再次问大家,现在恬乐觉得没人听她的,你们给她什么建议?有同学说每个人都说一遍自己的想法,同意谁的就按谁的方法来。我问,他们如果只有五个人,可以这样,可是他们是25个人中的五个,参与的是一个游戏 !于是我问恬乐,你坚持你自己的安排是正确的吗?她说坚持!我说你找到他们不听的原因吗?她说黄宇扬一直在说自己的,其他人不理她!我问,你可以向别人求助,你可以去找禹涵金羽这些计划的创造者,来你们组帮忙说服,也可以找我帮忙。我问其他三位,你们了解禹涵的计划吗?点头,听到我的建议说要分人吗?点头,你们组没分人你们知道吗?点头,那知道没分人,为啥不说出来,或者不去分人?沉默,我一霎那有些时光错乱的感觉,眼前仿佛就出现了他们日常在班级里学习社交的状态。

              再次出门,其他组依然在热烈讨论确认每个人往哪跑,这一组人四个默默站着没人说话没人动,其中一个还把身体扭向无人的一边,一个走到一边还在流泪,我问,你们组分好人了吗?宇扬说,恬乐不跟我们玩了,我说你们得去努力和尝试一下,这是你们一组的活动。于是宇扬走到恬乐那里,说,你玩吧,我们都听你的,其他三个依然不动不说话。恬乐最终回组了,我最后一次确认你们分好组了吗?宇扬说,恬乐,你说怎么分?恬乐说,我不管了!最后,该组放弃。

              孩子们用12秒时间归位,兴高采烈回到教室,说游戏真好玩,太开心了,只有这四位垂头丧气,其中一个说很郁闷不开心,于是我们进入课堂讨论时间。

              我首先恭喜在游戏中感觉痛苦的这几位,他们因痛苦而有了新的思考和角度,恬乐承认,她找到了一些方法。然后所有人分享——很多人共同达成一个目标时,应该怎样做?

              孩子们踊跃发言。

              等到他们再次自由玩耍时,我发现每一个孩子都开始有些不同了,他们开始倾听,也开始学会讨论和尊重。

              而每一位孩子在游戏中的表现其实与他们日常学习和社交状态非常相似,甚至性格也跃然于眼前。主动的,被动的,参与的,漠然的,主角,边缘化的,性格决定命运,那个游戏阶段,让这六个字一直萦绕我心。虽然孩子还小,还有万千可能,但也许他们的行事为人方式,性格的某些方面,在三岁已经确立,当我们一直焦虑闹心这个孩子为啥不是那样积极进取的生命学习态度时,很有可能他今生的生命课题就是这样呈现了?

              你一定会问,怎么改?怎么变?我的建议只有一个,把你自己变成一个你想成为的人!

              作者 | 袁璟

              深圳山之雨学校小学部天成天佑班主班。一个孩子的妈妈,吉林大学毕业,原来的it产业工作者,十年前结缘华德福,参加完小教培训后,从事华德福教育,任主班老师近六年,还担任高年级的部分文理科教学。擅长儿童观察,亲子关系咨询。参加多种华德福培训,对治疗教育有一定了解。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